广州房产律师
法律服务热线

13570946906
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房屋产权

姑侄房产赠与纠纷姑姑反诉将收回房子

2018年5月15日  广州房产律师   http://www.gzzsls.com/





    姑侄房产赠与纠纷姑姑反诉将收回房子
     2008-12-241838深圳新闻网
    庭审结束后,郑婵兰和儿子在法院走廊
    说起自己与侄子的纠纷郑老太太又变得十分激动
    深圳新闻网讯(记者张玲)姑姑和侄子20年前公证的房产赠与书,20年后成为双方反目的一纸文书?60岁的侄子将77岁的姑姑告上法庭,要求姑姑履行赠与手续,将房产过户;姑姑则称《赠与书》是在被侄子告上法庭才知道有这一回事,并提出反诉请求,要求原告将其免费提供居住20年的房子返还。
    原告郑女士,77岁。在儿子和儿媳妇的陪同下,从香港到深圳来出庭。她的儿子和侄子同岁。坐在被告席上,只能听懂粤语和潮州话的郑女士,掏出纸巾一直在抹泪。法庭书记员正好是个会说潮州话的,法官和原告的对话大部分通过书记员来传达和翻译。
    郑婵兰被侄子告上法庭,与他们之间于1988年签署的一份《赠与书》有关。原告张国全提交的民事起诉状中,共有4个诉讼请求:
    确认被告于1988年12月29日签署的《赠与书》有效;确认位于深圳市嘉宾路湖心大厦某房屋的产权归原告所有;责令被告协助原告办理上述房产过户登记手续;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。
    20年前的《赠与书》从何而来?
    郑老太太的儿子姚先生告诉记者,母亲已年过七旬,她在香港一直未参加过工作,没有收入来源。80年代初,母亲在内地老家的侄子张国全想将户口迁入深圳,因无固定住所不符合当时的入户政策,请母亲帮忙。母亲与儿子商量,他便在1984年12月出资港币20万元整、购买了位于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的湖心大厦的一套70余平方米的二手房,无偿出借给张国全一家居住至今。
    “当时张国全建议说,将房产过户在母亲名下,能在深圳享受税收及户口迁移等方面的政策的帮助,我就同意了。次年,张国全一家四口的户口顺利迁入深圳,房产证件也一直交由张国全代为保管。”姚先生说。
    郑婵兰老人于今年6月收到了罗湖法院发来的传票,这让她震惊不已。把房子无偿借给亲侄子张国全一家居住有20多年了,他为何还要处心积虑拿到房子的产权?经过回忆,郑婵兰老人想起了1988年12月底她与侄子的一次相见。“当时张国全称内地政策可以减免房屋税收,需要业主签署一些文件。我特意跑来深圳,我不识字,也听不懂普通话,以为去的是税务局,根本不知道所签的竟是‘无偿赠与给张国全’的赠与书。”郑婵兰用潮州话讲起这段已过了近20年的经历。
    说起过去种种对侄子的信任和扶持,郑老太太气得身体发抖,不时用手拍打身体。
    庭审焦点一:原告身份依然成谜
    12月24日上午9时30分,该案在罗湖法院17庭开庭审理。被告原告双方均出席。原告在法庭上出具了一次性护照、多张国内往返机票后,被告郑婵兰的代理律师杨一平向法庭指出,这些证据仍然无法证明原告的身份。因为它们无法解释边检总站关于原告的出入境记录与之存在的出入。
    杨一平律师在法庭上明确表示,“鉴于本案在今年9月10日开庭时,发现存在着原告主体资格和身份的问题,故决定闭庭作进一步的审查。今年11月3日,人民法院以查证原告主体身份是否属实为由裁定中止诉讼,今天属于恢复诉讼,但对双方当事人对原告的身份问题仍存在着很大的争议。”
    杨一平律师称:“今天遇到的这个问题在司法实践中极其罕见,虽然貌似‘荒唐’,但其却引发出一个极其重要的法律程序问题。我们认为,诉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,在两次开庭都解决不了原告真实身份的问题时,法庭应当及时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,待当事人自己设法依法解决好其真实身份后,再另行起诉。这是我们对本案程序问题的一个重大意见,也是关系到本案实体审理是否合法有效的原则问题,故恳请法庭予以认真的考量。”
    在法官询问被告及被告子女,是否认识对面原告席上坐的张国全,就是郑老太太的侄子张国全时,激动的郑婵兰称侄子十几年没有和她联系,她不认识坐在对面的原告就是她的亲侄子张国全。郑老太太的儿子和儿媳也称,不认识原告。
    庭审焦点二:《赠与书》能否撤销?
    《赠与书》与《赠与合同》是否存在不同?原告律师认为,被告律师所称《赠与书》与《赠与合同》不同是在玩文字游戏,赠与书是不可撤销的,被告应履行赠与行为。
    被告代理律师杨一平提醒注意法庭注意的是,本案公证的唯一文书——《赠与书》,从其法定形式内容上来看,是属于反诉原告的单方意思表示,并非属于法律规定的“赠与合同”,因为上面没有双方的签名。因此,即便其经过公证,反诉原告仍有权利予以撤销。此外,原告的请求,无论从哪个方面来分析,不但早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,且也违反其他法律规定的最后期限。
    被告同时提供了一个证据,即2份公证书的签收人都是张国全,并没有一份公证书送达到被告本人。被告律师指出,《赠与书》并非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,应依法无效。同时,公证书上的证明内容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,且违反了法律规定,依法应予撤销。
    杨一平律师称,根据《民法通则》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(三)项的规定,该赠与书应属无效。由于赠与书不具备真实性、合法性,因此,本案的公证书违反了当时施行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暂行条例》及《办理公证程序试行细则》规定的“办理公证事项应坚持真实、合法的原则”,因而应予以撤销。
    庭审焦点三:姑侄为何填“母子关系”
    被公证的《赠与书》中,关于郑婵兰和张国全的关系一栏,填的是母子关系,赠与理由是“郑要移民海外”。法官询问原告,为何填母子关系?原告张国全称,这个是姑姑建议的。因为这么大一个赠与行为,怕公证不通过。
    而郑婵兰代理律师杨一平在法庭上称,被告郑婵兰在原告所说的公证前就将房产证交由他保管,而不是公证后郑婵兰履行所谓的“赠与”行为。赠与书与公证书系张国全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手法、欺骗被告和公证机关而获得。赠与书、赠与公证申请表及接待笔录中全部填写内容,除赠与人签名为郑婵兰所书外,其余均非她本人填写。郑婵兰与张国全的母子关系是原告虚构的、其赠与理由栏所称的被告“移民”也是原告虚构的。
    张国全称,姑妈在明知房产证在他手上时还发布房产证遗失声明,这表明她后悔当时的赠与行为,而不是对赠与行为不知情。
    张国全还向记者强调说,“我和姑妈为何闹到这一步?主要是她儿子不同意她这么做,都是钱闹的。”
    来源:深圳新闻网编辑:张玲


文章来源:广州房产律师
律师:林智敏[广州]
广州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
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gzzsls.com/news/view.asp?id=914370150951 [复制链接]